最特別的家人


    那年冬天,女兒嫁去國外後,兒子也離開家北上工作。我才發現,原來冬天 這麼冷。兒子走的急,還來不及拿買新衣服給他,就匆匆離開了。縫著兒子掉鈕扣的舊衣服,想著下次他回來時拿給他。縫紉機達達達達,我才發現,原來家裡,這麼安靜。


    老伴離開身邊也六年了...還不習慣一個人嗎?年輕時興趣就很多,彈彈琴、唱唱歌、畫畫素描、看看電影、與鄰居聊天,打發時間,一天很快就過了,時間卻突然過得這麼慢。
  幾年前的某一晚,從陽台傳來一聲「喵~」,都凌晨幾點了哪來的怪聲音,我心想。走去,看見一隻渾身髒兮兮的貓,眼睛睜大大的看著我,「你在看什麼阿?我這可沒貓飼料....我沒養過貓阿...」他仍舊盯著我,無動於衷。也是...貓咪怎麼會聽得懂我在說什麼。「你也一個人嗎?沒有人陪你嗎?那不如留下來吧。」他看著我喵了一聲...就走進門了。


  活到這把年紀第一次養動物,我連狗都沒養過,哪來的想法要養隻貓呢?抱著髒兮兮的他進浴室洗個澡看看到底是什麼顏色。蓮蓬頭一開,水一沖,他瘋狂叫。是有聽鄰居太太說過貓咪怕水,但沒想到是這地步阿...等到洗完要吹乾他時,躲得更遠了 ,聽鄰居太太說貓咪也很討厭吹風機的聲音,現在再度驗證鄰居太太是對的,這隻貓怕到我得追著他吹前前後後兩小時.....我都佩服我自己這把年紀還可以這樣追著他邊跑邊吹,骨頭都要散了。
哇....是隻黑灰白貓呢,灰色的蓬鬆毛髮上有黑色紋路一條一條的,腹部是純淨的白色,看起來很好摸...是怎麼把自己搞得這麼髒...流浪了多久了阿。


    兒子一天到晚說著喜歡看什麼海賊漫畫,最喜歡畫家是什麼龍一狼,你就叫一狼吧。果然一郎餓壞了....剛剛家裡的剩菜剩飯湊和湊和,馬上吃完不留半點痕跡。嘴巴張大打著呵欠,讓我也跟著打了。準備睡覺時,讓他躺在鋪著毯子的地板,突然間,有毛茸茸的感覺再磨蹭我的臉,她來到枕頭邊,是想跟我一起睡嗎?這讓我覺得很神奇...他就這麼不怕人嗎?我就這樣開始養著貓咪作伴陪著貓咪睡覺了。


    直到今天,一狼代替了兒子女兒,無時無刻陪伴在我身邊好幾年了。有時候似乎聽得懂我在說什麼...越來越覺得他就如同我的兒子一樣。好幾次遠在台北的兒子與美國的女兒因為工作無法回家過節陪我時,我在電話裡說著沒關係,要好好照顧身體,天冷了多穿點,卻不知不覺彷彿有什麼東西從眼睛流下來......遠遠看著的一狼,會走近身旁蹭著我,像是告訴我,沒關係,我還有他;或是靠近我的臉,舔著我的臉頰,像是告訴我,沒關係,他在這陪著我。
原來動物是如此有靈性的阿....儘管我們無法言語溝通,他卻似乎了解我在想什麼。


    那天下午,一陣暈眩,醒來後,人在醫院。兒子從台北趕過來,似乎發生什麼嚴重的事情,但我只擔心一郎沒有人餵。拜託兒子快讓我回家。
兒子走出房門跟醫生談了談....彷彿聽到他再爭吵些什麼,想叫她不要跟人家吵架卻沒有力氣。他哭紅著眼回來了。怎麼了呢?總是不輕易落淚的你,怎麼了呢?
看來發生了什麼事情阿....身體感覺不太像自己的了,沉甸甸的。
隔天一早從醫院回到家....聽兒子說女兒隔天也會趕回來。
我感覺得到,似乎....就走到這了。
兒子答應我會好好照顧一郎,將他當作自己家人那樣的對待他。
我鬆了口氣,身體好像變輕了些。
    「這些日子,有你的陪伴,我真的很開心。讓我在最後的這幾年有家的感覺,沒想到居然會是我先離開你,而你到最後仍舊這麼的貼心。有點累了,我先休息一下,明天再幫你準備吃的阿。」我對一郎說。眼角似乎流下了些什麼,一狼靠近我舔了舔.....接著用他那清澈的眼睛盯著我瞧,我彷彿聽到他說:「沒關係,我永遠都在。」然後在我肩上,躺了下來。原來,你都懂。我終於了解,動物是知道的,知道這世界對他的好與壞;知道什麼是愛;也聽得懂,你說些什麼。當你對他付出愛的同時,他也把你當作家人一輩子跟隨。


    看著床上的我笑得好幸福,一狼睡在旁邊好像很舒服。想到那天夜晚他對著我喵喵叫時,他的眼睛,也是如此清澈。或許就是在那時,注定了我們的緣分。或許那天夜裡我拯救了他,但其實對我而言,是他拯救了我。為我生命的最後,找回了溫暖。

 

wrote by aman 

"狼"是刻意調整的

    Ms.Aman 阿曼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